广州首开湖北宜昌专列,接555名务工人员及毕业班老师返穗


再见,殿下 你好,哈里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在白金汉宫发布声明后,哈里梅根夫妇把正式辞去王室高级成员职务的日子,定在了3月31日。

2015年,郑某终于露面,但出现的原因却是因反复吸毒而被社区戒毒。此后,在社区戒毒期间,郑某又再次吸毒,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。

郑某生下女儿小宝(化名)后便长期离家在外,拒绝承担抚养义务,其间还因反复吸毒被强制戒毒。多年来,居委会志愿者轮流照顾着小宝的日常生活起居。不久前,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的介入下,居委会向法院申请变更小宝的监护人。

从英国到加拿大,从财务到安保

当地时间2019年5月8日,英国哈里王子和梅根带着他们的小王子在公众面前首次亮相。

有安全专家估计,哈里一家年度安保开销可能在1000万至3000万美元之间。围绕这笔巨额安保费用应由谁承担的问题,加拿大人争论不休。民调显示,超七成的加拿大人认为不应该为哈里夫妇的安全和其他开支负责。

而随着哈里一家搬至美国洛杉矶,他们在美国的安保费用由谁承担也开始成为热议话题。3月29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,政府不会为二人的安保费用买单。为此,这对夫妇的发言人称,已经做出私人资助的安保计划。

“我们比任何时候更需要彼此”